国家公务员面试火爆拆解解析:地下“黑”幼园

by admin on 2020年1月22日

按照现有法律法规,众多“无证幼儿园”几无“转正”的可能。因为,《幼儿园管理条例》等对办学规模、师资配套、场地面积等等均作出了严格的要求,这些“高标准”、“高门槛”绝大多数无证幼儿园永远都无法达到。而与之对应的是,现实中教育行政部门似乎也并不以这套“标准”来对照执法,于是许多不达标的幼儿园继续安然无事地运转着——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做法,虽然是权衡利弊后的无奈妥协,但不免还是会予人口实。

【相关观点】

我们要先对这些“家庭式幼儿园”进行甄别,切实纳入政府的监管体系,再通过政府的帮扶和指导,本着“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注重改进完善提高等多方面的引导,把监管寓于服务之中,提高“家庭式幼儿园”办园条件。对于引导后能够达到办园条件的发放办园许可证,使其“合法”办园,而对于一些办园条件实在太差,安全隐患严重,限期整改的一段时间后仍不能提高的“家庭式幼儿园”则要坚决予以取缔,以规范幼儿教育市场。另外,对私立幼儿园也可以考虑政府资助普惠性民办幼儿园途径,扩大学位接纳孩子入学;公立幼儿园也可以考虑增设低龄段托儿所或托儿班或单独成立公立托儿所,准备较充足的学位,让孩子能够公平地进入公立优惠价幼儿园,从而使那些无证“家庭式幼儿园”逐步没有了市场。

  “近3年全市新生儿共46万人,而目前包括民办园在内,本市有办学资质的幼儿园在园人数共22万”,这是今年北京市两会上公布的统计数字,要想在3年后,让46万孩子全都进入幼儿园,北京需要在3年内填补24万个学位的缺口。

超半数家长表示,身边存在无证幼儿园,这一比例之高想必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当然,现实中不少“无证幼儿园”往往并不直接冠之以“幼儿园”之名,而是取名为“儿童之家”、“早教中心”等。如果将这部分事实上的“无证幼儿园”也纳入统计,那么其实际数量之巨或许更是惊人。所谓有需求必有供给,游离于灰色地带的“无证幼儿园”,所对应的乃是正常就学需求无法被满足,而衍生出的一条畸形产业链。

1、新华网评:《“黑园”频现拷问幼教资源短缺》

他们并不称自己是家庭式幼儿园,更多的是以日托班、兴趣班、早教班、培训班等形式存在于各个小区内。一套三居室、若干老师,就可以对外招募学龄前儿童。由于公办幼儿园难进,民办幼儿园参差不齐,一些家长选择了这一模式。记者在西安走访发现,这种“家庭式幼儿园”正游走在政府监管的空白之中。

  0.5%与0.06%

针对幼儿园入学难现象,如果公共财政无法承担起兜底性责任,那么就唯有鼓励和动员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其中。于此,合理调整行业准入门槛,促成更多市场化办学机构合法化、规范化只是一个方面;而除此以外,显然还应对民间多元的教育理念与自发的办学实践尽早给出审慎的回应。比如说,近些年来不少城市的高知人群、高级白领中,兴起了所谓“家庭式互助教育幼儿园”……凡此种种,都是我们破解幼儿园教育难题时应予关注和思考的。

广东省政府督学钟院生说,这类作坊式幼儿园目前介于于教育、工商两部门监管的灰色地带。教育部门认为,这类机构不在监管范围,因其不是办学机构,应该属于家政服务的性质;对于工商部门而言,这些机构大多没有注册,不属于培训机构。如果属家政服务,则应该是以家政公司的形式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登记,但这类机构又不是公司。因此,无法监管。

“家庭式幼儿园”的增加,是因为市场有较大的需求,公办幼儿园承载能力不足,“家庭式幼儿园”可以作为补充,个性化的教育需求又让“家庭式幼儿园”有了生存的土壤,尤其是具有托儿所性质的“家庭式幼儿园”,确实有其强大的生存空间。另外一个方面的问题是,国家对幼儿园的硬、软件设施是有一定标准的,而“家庭式幼儿园”基本设施比较简单,师资力量较为薄弱,综合素质无法保障,环境安全也有隐患,在现有条件下给其发证使其“合法化”办园也是不恰当的。
“家庭式幼儿园”游离于管理之外,是因为教育工商等部门都不监管,存在监管盲区,工薪阶层和外来务工人员工子女需要这样的幼儿园来接受其子女入学,社会上形形色色的托管和早教培训班泛滥,让人真假难辨熟视无睹。

  市教委学前处处长张小红曾经表示,导致目前供求失衡的原因之一是外地来京务工人员日益增长。据统计,近3年全市46万名新生儿中,非户籍的孩子占到了约51%。

现实中,“无证幼儿园”以各种形式大量存在,这本身就能说明很多问题。诚如许多家长所吐槽的,公立园太难进,私立园太花钱,而普惠性、公益性的民办园也是少之又少。这种大背景下,各类“无证幼儿园”在客观上其实起到了填补学位缺口、满足入学需求的作用。也正是基于此,一些城市对待此类幼儿园还是给予了极大的包容,一般都是“不罪不罚”。可谁都知道,这种微妙的默契,终究风险重重。

2014年联考成绩陆续公布,广大考生们进入了面试备考的紧张阶段,华图公务员[微博]考试研究中心为大家梳理出一些面试热点,希望对大家的备考有所帮助。

责任编辑:金刀

  张守礼(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奕阳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此前,已有不少业内人士呼吁,关于民办幼儿园的准入门槛应适当调整。具体来说,就是在某些指标上降低门槛,推动尽可能多的无证幼儿园合法化。一个显而易见的逻辑在于,无证幼儿园获得合法身份,也意味着其正式纳入了主管部门的监管范畴。而这,对于降低办学过程中的潜在风险,可谓大有裨益……一切为了孩子,是继续守着一套不切实际的“高要求”却装聋作哑,还是现实点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这并不难抉择。

大力促进教育公平,合理配置教育资源,重点向农村、边远、贫困、民族地区倾斜,支持特殊教育,提高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水平,积极推动农民工子女平等接受教育,让每个孩子都能成为有用之才。鼓励引导社会力量兴办教育。

不过,“家庭式幼儿园”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私人办学者的营利目的驱动,办学质量取决于个人的觉悟,隐患和问题又很多,不加强其管理是不行的。对于“家庭式幼儿园”,不承认其法律地位,不纳入监管范畴,显然属于“驼鸟政策”,目前来看,对“家庭式幼儿园”管理,最好的办法不是放在“取缔”上,而是重点放在“扶一把”上。

  政府投入不能只重“条子园”

3、新华网:《几个全职妈妈租个三居室就能办幼儿园 “黑园”为何越办越火?》

其实,即使在国外,“家庭式幼儿园”也是遍布城乡的,人性化的管理和到位的教育理念都很棒。比如,丹麦、美国等国家的“家庭式幼儿园”就十分发达,成为整个学前教育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丹麦将一个社区内的“家庭式幼儿园”构成一个相互联系的系统,由社区办公室负责管理,社区办公室的督察员负责指导、监控、协调整个系统的运行。美国是社区设园,严格监管。两个国家一个共同的做法是,由政府对其进行经费补助以实现其公益性,并真正将其作为正规幼教机构的补充。这些成功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无证“黑园”

隐藏在居民小区、商住楼、城中村……有一些家庭式、作坊式的“地下幼儿园”,他们或以托管的名义、或以早教班、兴趣班的延伸服务存在,游走在监管的灰色地带。为何明知是“黑园”,家长[微博]还要把孩子往里送?“黑园”存在哪些安全隐患?“黑园”为何越办越火,屡禁不止?

“家庭式幼儿园”,是一种以家庭为依托的幼儿托管模式,颇有些“家庭式作坊”的意味。现在,全国各地这种形式的幼儿园比较多,收费价格一般处于中等位置,一些家长也比较认可,而绝大多数系无证经营。如何管理这些“家庭式幼儿园”,成了各级政府的一个“两难”问题。

  数字大观“园”

王飙尘认为,“政府可以分等级设置幼儿园,对硬件软件的要求设定门槛,哪些条件是必须达到的,不同等级的幼儿园占多少比例,教师、保育员达到什么层次,低档次的幼儿园确保安全就行,收费应该相对低廉。当然,政府要承担全部的监管职责,”

  市教委曾表示,针对有安全隐患的非正规园所将坚决取缔和关闭。上周,大兴魏善庄镇教委工作人员强行关闭一所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为主的“山寨园”,但是由于该镇能提供的学位不足,该园100多个孩子中,大部分在当地将无法接受保育。

而在一些城乡结合部或城中村,由于这里聚集着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其子女无本地户籍无法入读公办幼儿园,正规私立幼儿园收费对他们而言又太贵,他们只好把孩子送到一些租用农民房的“黑园”,起到一个帮助看管的保姆作用,收费便宜,也就三四百元。

  托幼服务是幼儿园最基本的社会功能,教育功能是后来者。现在整个社会过于强调幼儿园的教育功能,设定很高的标准,反而使最基本的托幼服务功能无法得到满足。比如,对于北京的非户籍人口来说,他们就是需要有人看护孩子,“山寨园”的功能和价位就正合适。

应该说,“黑园”火爆的确反证出政府对幼教市场的监管缺位。比如对幼儿教育的定位不明确。由于作坊式幼儿园往往以“托管”的名义,或以“早教班”、“兴趣班”的称谓面世,让其性质归属成为游走于“办学机构”与“家政服务”之间的模糊地带,直接导致教育部门与工商部门的“两不管”现象;二是对学前教育的立法滞后。尽管学前教育同属《教育法》规定的四个独立学制阶段,但相对于已出台的《义务教育法》、《职业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等类别性教育法规而言,唯有学前教育尚无独立的专门的法律来规范。“无法可依”的幼教难免会陷于监管不力的尴尬。

  目前,仅有少数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能进入正规幼儿园,大多数孩子因为学位有限或者是价格因素,不得不选择“山寨幼儿园”。有数据显示,2009年北京市没有办学资质的低收费“山寨园”共有1298所,数量比正规幼儿园还多。

在广州番禺某小区,这类无证幼儿托管机构的宣传单张甚至到处派发或张贴在一些醒目位置,但是单张上从不留具体地址,只留了联系电话,只有存在相关需求的家长才会联系。曾经送孩子去过这类幼儿园的家长王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孩子不足三岁,正规幼儿园不接收,家里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自己又要上班,无奈只好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幼儿园托管。

  尽管我们现在强调政府的责任,但光靠国家办幼儿园,没有办法面对这么大的入园需求。北京教委说未来3年投入15亿元新建118所公办幼儿园,按每所幼儿园可达到300至400人的规模来计算,这也只能补上三四万人的需求缺口啊。再说这远水解不了近渴,孩子们没法等,到时候都该上小学了。

——十八大报告

  ■民办园

破解“黑园”频现怪象,不能仅限于打击与取缔的“围堵”手段,更需从开源疏浚、扩大供给、规范引导等多层次管理的角度思考问题。包括加大政府对公立幼儿园建设的资金投入,为幼教管理制定出专门的法治规范,动员社会力量兴办更多有资质、符合标准要求的私立幼儿园,给“低档类”、“普惠性”的民办幼儿园以财政资助、业务指导和升级改造等。只有彻底改变幼教资源短缺的现状,让民众拥有更多的选择机会,政府的规范性管理才会真正“接地气”和有意义,“黑幼儿园”也才会从根本上失却招徕噱头和生存市场。

  投资公办园也好,民办园也好,对于需要苦苦排队、届时还得交上一笔不小的捐资助学费的家长们来说,政府的投入该怎么用才能保证公平、公益,非常重要。如何才能防止产生新的“权贵园”和“天价园”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