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就业季,为什么风景这边独好——职业教育再发现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5日

2月27日,教育部发布《中国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发展与就业报告》,中职生就业率超过95%,高于大学生的就业率。虽然中职就业率非常高,但与社会的低认可率还有很大的反差。

  昨天,教育部发布《中国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发展与就业报告》,这是国内第一份专门聚焦中职学生发展和就业情况的报告。报告显示,中职生就业率超过95%,已经高于目前大学生的就业率。

编者按

近日教育部下发了《关于做好2012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提出对就业率连续两年低于60%的专业,调减招生计划直至停招。

职业教育和学历教育的同等重要性,在现代社会已越发成为共识。工业生产细密分工的时代,成熟的产业工人,是任何经济体都必须仰赖的资源。教育部最新“报告”显示,“中职生就业率超95%”,该结论是合乎产经规律的。

  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技工学校、职业高级中学和成人中等专业学校统称为中等职业学校。报告主编、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王继平介绍,2011年,全国有中等职业学校13093所,在校生2205.33万人。2012年,农村户籍学生占到中职学校在校生人数的82%,近七成来自西部。

就业是民生之本,尤其是对河南这个人口大省而言。省委书记郭庚茂指出,要解决河南一亿人口的就业压力问题,根本的出路在于教育,这当中最重要、最关键的是职业教育。2008年,我省开始实施职教5年攻坚,第一年就投入资金36亿元,中职招生突破70万人;2012年,我省职业教育在校生已突破200万人,规模居全国第一,探索出了在全国有影响的河南经验。

就业率与专业命运挂钩,并不是个新话题,教育部此前也有类似要求。上述通知的下发,再次引发人们热议。赞成者说,有些华而不实的“误人子弟”专业,早该清退;反对者则质疑,过度强化大学的人才技能培训这一功能,势必将大学功利化。

中职生的高就业率,很大程度上恰是得益于,工业社会技术经验的规模化复制。中职生培养周期短、工作上手快等特性,又是其好找工作的直接原因。与之对照,大学生就业率偏低,也就可以理解了:一方面,当前社会的产经格局,尚不具备消化众多知识型人才的能力;另一方面,学历教育自身低效陈旧、脱离实际等顽疾,也阻碍了毕业生求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研究院苏杨说,虽然中职就业率非常高,但与社会的低认可率还有很大的反差。他认为中职教育的职业资格准入制度亟待完善、行业协会力量亟待加强、相关工会组织的作用有待提升。

2013年7月以来,本报记者聚焦就业现象,探问职业教育。通过对职教的再追问、再发现,我们深刻认识到:在河南,职业教育既是民生,又是发展;既是当务之急,又是长远大计。因为“劳动技能提升+就业=民生幸福”,同时,“劳动技能提升+人口=区域竞争力”。

在此背景下,近日,由南开大学承担的、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攻关项目《大学生就业、创业教育研究》结果公布。课题组用比较翔实的调查数据揭示出大学生就业与大学教育关系,认为:大学不是职业学校,不能唯就业论,但是在学生就业方面也应有所作为。

中职生就业率超越大学生,不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真正值得关注的,反倒是大众对中职生的“低认可率”。毋庸讳言,关于职教、职教生,这个社会一贯存在根深蒂固的偏见。这既是因为,现实中接受职教的学生,多属于“家庭贫困”或“成绩偏差”;也因为,相比于大学生,中职生的职业前景、发展空间,似乎略显暗淡……

前不久,1.6万人赶赴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专场招聘会,火爆的现场传递出这样的信号:郑州航空港区对技能人才的需求既是急迫的又是长期的。

一问:这是唯就业论吗?

以中职生为代表的技术工人,竟长期身处不被认可的压抑环境。现状如斯,显然亟待纠偏。就此,我们所能做的当然很多。比如加大财政投入、升级职教模式,培养中职生的创造能力,而不仅是止于量产“工具型人才”;再比如,打通不同岗位类别的交流通道,努力为中职生构建更多元、多样的职业未来……凡此种种,知易而行难,毕竟“偏见”的矫正,一直是个缓慢而庞杂的过程。(华西都市报评论员
蒋璟璟)

“渴求”技能人才的不只是郑州航空港。省人才市场发布的上半年人才供求情况分析报告也显示,目前很多用人单位对具有专业技能的大专生、技校生的青睐程度,高于本科及以上学历。

编辑:近日教育部下发通知,提出对就业率连续两年低于60%的专业,调减招生计划直至停招。这会不会导致纯粹以就业率决定专业生死?对于定位不同的学校、专业是否应该区别对待?

(相关报道见2月28日《京华时报》)

夏去秋来,699万高校毕业生中仍有人在“最难就业季”中纠结,与此同时,职校生们已经完成了求职场上的“逆袭突围”。本报记者连日走访调查,提问就业现象,重新认识曾“被冷落”的职业教育。

记者:将高校毕业生的就业率与专业设置和调整相挂钩,并不是一个新鲜提法。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曾在不同场合发表过类似观点:“对就业状况不佳的专业,要切实采取有力措施予以调整。”

最难就业季,为何职校生受青睐?

天津大学招办主任李振宇认为,高校的专业设置应根据国家产业结构调整和自身学科发展的需要进行主动调整,而不是以就业率为标准进行被动调整。政策应该对综合类院校、专业院校、高职院校等进行细分。以职业技术教育为主的高校,应该面向社会需求,紧紧抓住对学生职业素质和职业技能的培养。对于就业率的考核可以防止学校盲目扩大办学规模,同时结合用人单位需求灵活进行专业培养方向的调整。

对于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工程机电与维护专业的毕业生张学森而言,“最难就业季”的压力他压根没感觉到。去年12月份,他就被天津港航工程公司签下了。“这半年多都是工作在等我。”他笑着说。同样“幸运”的还有张学森的同学们,利用学校的各种专场招聘会,每个人都早早找好了工作。

熊丙奇:将就业率与高校专业“生死”挂钩的做法,值得商榷。首先,如果过分强调初次就业率,大学必然狠抓毕业生就业,甚至不惜将毕业这一年变为就业年,不安排任何课程,让学生去实习或找工作,大学教育将严重缩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